海悅廣告 HI YES

勇闖沒老大帶路的地方 新普小金雞攻上全球前三

S:\外站合作\商周對外授權文章\2021\1738\勇闖沒老大帶路的地方 新普小金雞攻上全球前三.jpg

新普董事長宋福祥說大兒子宋維哲喜歡嘗試新東西,當初跨入電動自行車領域,即由他主導。拍攝時他拿起歐洲電動自行車的電池模組向我們展示。(攝影者.陳宗怡)

 

這是一個找回企業大腦的故事。

 

「離開了ICT(資通訊產業),才發現這世界沒有大老闆,沒有規則了,」全球筆電鋰電池模組龍頭新普子公司,即將在3月掛牌上市的AES總經理宋維哲說。

 

AES是全球前三大電動自行車鋰電池模組廠,也已切入資料中心備援電力市場,公司毛利率超過3成,遠高於新普,以及競爭者如順達、加百裕約10%左右的毛利率。

 

宋維哲是全球筆電鋰電池模組龍頭新普董事長宋福祥大兒子,也是交大電子物理博士。

 

十多年前,宋福祥讓他協助新普旗下的筆電鏡頭模組事業,當時,新普的鏡頭模組做到全球第4大,一個月雖有100萬顆的銷量,但是利潤極差。他曾在聯電的訓練教會他:每看一個產業,必問年複合成長率及未來成長性,以判斷生意是否值得投入。

 

沒有共通規格,考驗客製力

 

他發現,當時的筆電成長到頂,於是建議父親放棄這事業。宋福祥轉而開始投入研究車用電池模組,試著分散風險。「雖然車用電池我們當時也是新進者,但這產業直到現在都不算起飛,都還有機會。」

 

跨入非IT領域的戰場,卻讓他們陷入「完全不知道怎麼做」的困境。

 

過去,新普做筆電,微軟跟英特爾定義了產品規格,零件廠只須跟隨,專注把自己產品做到最有效率、成本最低。

 

「只要英特爾不支援,你想什麼創新也沒用,讓廠商慢慢失去思考能力。」宋維哲說。

 

「但原來另一個世界的人,不講英文的,」宋維哲譬喻,在工業領域,包括自行車業,沒有英特爾這樣的老大,連最基本共通的通訊協定都沒有了,所有程式都得自己寫。

 

傳統筆電廠給的規格書是40頁,但自行車廠是擅長機械,對「電」很陌生,給的規格書也就3、5頁,頂多規定重量、希望能騎乘的距離,但究竟電池要多少電流、電壓等,都很模糊。

 

例如,在電動車輛上,必須顯示電池剩餘電力、可行駛里程,要計算上坡會耗多少電、下坡又會回充多少電力,再加上越來越多電動自行車加裝了電子方向燈、電子變速等,都需要靠電池來控制這些電壓不等的電子配備,非常考驗電池廠客製化的能力。

 

他們不能只再埋頭製造,而得學會看趨勢、找需求、定義規格,把客戶需要的軟體服務也一併提供。

 

從頭養軟體人才,學想客戶

 

「必須把大腦找回來,」宋維哲先補過去新普幾乎不養的大量軟體工程師,現在公司內的軟體人才比硬體人多了5成。他還派業務、研發人員參加各種研討會,有時,只是為了認識不同領域的人,感受每個產業的氛圍,「要進入這世界,你必須把面拉得更廣,」宋維哲說。

 

他更要求大家思考,「客戶的痛點是什麼?我們這樣的技術投資,能解決什麼問題?」

 

他們更得深刻理解產品的使用場景,一位AES產品經理回憶,他們原本僅用台灣路況來設計電池,提出企畫書到了歐洲客戶那,對方只冷冷說,「我放段影片給你們看。」

 

影片裡,騎著電動自行車的玩家翻山越嶺,車子駛過泥濘的土地、越過淺溪時濺起水花,各種極限環境都有。他們將影片帶回台灣,從宋維哲、設計工程師,連工廠、品牌單位的人都一起看,重新設計產品。

 

甚至,有客戶只對他們說,「電池如果能跑更久就好了。」他們因此發展出可擴充電池,但自行車沒有儲物箱,空間也很有限,所以他們不只是設計出電池,還要清楚客戶的各種車型,找上車架廠討論,要如何和車架搭配、整合,最後對客戶建議可裝載的位置。

 

研究電池多年的工研院產經中心資深分析師呂學隆舉例,有時就算你的軟體程式都沒錯,問題出在馬達,但電池得輸出電力給馬達,AES也得和馬達廠討論解決。「AES的優勢是產業先行者,很早就和國際的馬達、電控等業者有合作關係。」

 

其他對手不是沒看到,新領域對電池需求的趨勢。據市調機構Research And Markets研究報告,2025年的電動自行車銷售金額,將較2019年成長8成,未來5年複合成長率達10%以上。而其中,因為鋰電池輕量及高容量的特性,採用鋰電池的電動自行車市占率,正在取代傳統鉛酸電池。

 

「我們不是不做工控,是快不來啊!」一位電池模組大廠董事長說。除了產業人脈關係之外,還有對各個產業領域知識(Domain know-how)的累積,都是他人進入障礙。

 

AES早切入,確實是它的優勢。

 

呂學隆認為,AES早投入,好處是在產業起飛前,有時間與客人針對技術缺口,逐一磨合。近一年,市場突然因為疫情投入而起飛,很多廠都想做,但新進者要切入高度客製化市場,沒辦法這麼快。

 

也已投入電動手工具的加百裕董事長黃世明認為,工業領域往往得在產品推向市場後,還要反覆修正。做這產業,和客戶的溝通要非常密集,沒有熟的人脈關係,很難做。

 

這一路,並不輕鬆。「我們前5年都是賠錢的,在工控的每個領域要蹲得起馬步。我們起碼蹲了7、8年了,」宋維哲說。

 

一開始,宋維哲寫下的出貨預測數字是「5」,宋福祥還問他,是5K(指5千)嗎?他回,「不是,是這個月出貨5個。」工控產品的開發期都很長,若順利拿到案子,電動二輪的開發期得一年半,資料中心的備援電力,則要兩年以上,不像過去筆電,僅3個月就完成。而且每年都得投入超過占營收約7%的研發費用,較競爭者或新普的2%左右都高。

 

安全性風險、資源成新挑戰

 

宋福祥說,消費型和工業型的產品需要不同的能力,前者量大標準化,賺的是管理財;而工業型高度客製化,靠的是技術及少量多樣的客戶服務,文化差異大,若不獨立出來,工業型永遠長不大,「切出來,小孩子才有機會變大孩子,如果還在新普裡,現在應該長成四不像吧,」他說。

 

而且上市後,AES員工全都能參與認股,對人才的招募有幫助。

 

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,它暫訂以168元發行,「AES出色表現,歸功於產品客製化,這也讓他們的產品生命週期更長,以及訂單可見度提高,」瑞士信貨最新研究報告寫道,對AES的正面展望來自電動車輛需求上升,且他們切入的資料中心備援電池領域,仍在成長。

 

他們不是沒有隱憂:一來,工業用產品多為中、高功率產品,電力輸出量遠比手機或筆電來得大,安全性風險是其他電池模組廠未積極切入的主因。另外,工業領域的客戶很分散,卻又要投入比過去資通訊領域更多的研究,對AES來說,資源的安排是很大的挑戰。

 

提早投入一個沒有「老大」帶路的戰場,需要勇氣。對比第二大電池模組廠順達,近十年來,因為中國競爭者的急起直追,營收持續衰退,而新普花10年養的小金雞,卻已經在筆電之外,於電動自行車領域搶占領先位置。

 

別怕離開原有的舒適圈,「天空這麼大,能容納億萬顆星星,總會找到你的位置,」宋維哲說。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
30-40歲最有共鳴!年薪上看300萬,卻很難「富起來」⋯為什麼?

同時管理7間企業、陪伴6個孩子長大,馬斯克是最強時間管理大師?

超商「寄杯」讓你更花錢!這些情況下,「半價」才是真的賺到

面試結束前「你有什麼想問?」問自己的缺點,為何更有機會拿到offer?

豆漿、豆腐、豆干...營養師告訴你:豆類製品的營養價值,你可能搞錯了

資料來源:商業周刊
這些文章你喜歡嗎 ?
推薦你可能喜歡的新家
我要留言
請先登入會員才能留言,還沒加入海悅會員嗎?現在就立即註冊吧!
會員登入